钟振振杂谈诗词创作(三十):词的格律与近体诗有何异同(平仄篇)
2020-12-21 15:46:00  来源:上葡京真钱电子  作者:钟振振  
1
听新闻

  钟振振博士 1950年生,南京人。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古文献整理研究所所长。兼任国家留学基金委“外国学者中华文化研究奖学金”指导教授,中国韵文学会会长,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,中华诗词学会顾问,中央电视台“诗词大会”总顾问,小楼听雨诗刊顾问,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特聘教授等。曾应邀在美国耶鲁,斯坦福等海外三十多所名校讲学。

  

  词的格律与近体诗有何异同(平仄篇)

  5,平仄。近体诗的平仄,以平仄相间,相互制衡为基本原则,追求的是声律和谐之美。

  句与句之间的组接,一般是“对粘对粘对”,有规律可循。

  字句的平仄,严于节奏点,宽于非节奏点,故有“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”的口诀,虽非一定不易之论,却也大体说得过去。一联之中,上句即出句平仄较宽,下句即对句平仄较严。拗句,孤平等还可以“救”。

  总之,有适度的弹性。

  而词,原本入乐应歌,声律要服从音律。追求的不是,或不仅是声律之美,更重要的是音律之美。一旦词乐失坠,退而求其次,专考究其声律,则其平仄势必不可能如原本就只讲究声律的近体诗那样四平八稳。

  因此,词的平仄,有些词调较为和谐,与近体诗差别不大;有些词调则声律拗怒,与近体诗差别甚大。例如北宋周邦彦的《浣溪沙慢》:

  水竹旧院落,樱笋新蔬果。嫩英翠幄,红杏交榴火。心事暗卜,叶底寻双朵。深夜归青琐。灯尽酒醒时,晓窗明,钗横鬓亸。〇怎生那。被间阻时多。奈愁肠数叠,幽恨万端,好梦还惊破。可怪近来,传语也无个。莫是瞋人呵。真个若瞋人,却因何,逢人问我。

  起句“水竹旧院落”,五字皆仄声。又如南宋格律派著名词人史达祖,其《寿楼春·寻春服感念》:

  裁春衫寻芳。记金刀素手,同在晴窗。几度因风残絮,照花斜阳。谁念我,今无肠。自少年,消磨疏狂。但听雨挑灯,欹床病酒,多梦睡时妆。〇飞花去,良宵长。有丝阑旧曲,金谱新腔。最恨湘云人散,楚兰魂伤。身是客,愁为乡。算玉箫,犹逢韦郎。近寒食人家,相思未忘蘋藻香。

  起句“裁春衫寻芳”,五字皆平声。

  五字皆仄声,近体诗里偶或有之,但下句必须作“平平平仄平”或“仄平平仄平”,第三字必用平声字以“救”之。而五字皆平声,则近体诗里一般是不允许的。

  总之,近体诗里的什么“粘对”啦,“拗救”啦,“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”啦,词里一般是不讲的。词的字声或平或仄,可平可仄,在词谱里是刚性规定,按谱老老实实去填就好。除非你词学精湛,深造有得,能拿出真凭实据证明词谱“不靠谱”。

  结论:近体诗的平仄,有一定的规律,有适度的弹性;而词的平仄,因不同之调而异,因不同之体而异,既没有统一的规律,也缺乏回旋的余地。

标签:平仄;近体诗;格律
责编:杨春源 王婉娟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