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振振评点当代诗词(四)
2021-01-19 09:55:00  来源:上葡京真钱电子  作者:钟振振  
1
听新闻

  钟振振博士 1950年生,南京人。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古文献整理研究所所长。兼任国家留学基金委“外国学者中华文化研究奖学金”指导教授,中国韵文学会会长,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,中华诗词学会顾问,中央电视台“诗词大会”总顾问,小楼听雨诗刊顾问,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特聘教授等。曾应邀在美国耶鲁,斯坦福等海外三十多所名校讲学。

  钟振振评点当代诗词(4)

  看落花

  彭 莫

  一开一落即生涯,流水泥尘原是家。

  教我如何忍说与,风中最后那枝花。

  【评点】

  古今诗人咏落花,佳作多矣,几使后来者无从下笔。倘不能跳出前贤窠臼,明智之举,莫若敛手。而能挑战前贤如此首者,真高手也。

  好花不常开,一季而已,故曰“一开一落即生涯”。落花之归宿,或随“流水”,或委“泥尘”,故曰“流水泥尘原是家”。此乃一切花之宿命,人尽知之。花知不知?笔者非花,安知其知与不知?而作者笔下“风中最后那枝花”,乃真不之知。否则,何以区区一花之微,竭力抗拒宿命,坚持枝头,拒绝凋落?此种顽强之生命精神,能不令人肃然起敬乎!此种徒劳之顽强,能不令人悲咤莫名乎!故作者曰:教我如何忍心将一切花之宿命明白说与她知道也!

  此诗题曰咏花,而所咏之花,“似花而似非花”。非花而何?耐人作三日想。笔者不欲道破,辄曰:此中有冷静之哲理,更有炽烈之感情。一味冷静,是哲人,未必是诗人。一味炽烈,是诗人,未必是哲人。寓炽烈于冷静,寓冷静于炽烈,诗人,哲人,一身而二任矣。

  临邛吊古

  杨启宇

  停车问井访临邛,古迹犹存闹市中。

  漫说文章冠两汉,输她裙色石榴红。

  【评点】

  话说汉代大文豪司马相如携卓文君私奔,曾开小酒吧于临邛,文君当垆卖酒(今所谓站吧台是也),藉色相招徕顾客。以今例古,想必生意兴隆。今之观光客到此一游,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乃“粉”文君,慕相如文章大名者能几人哉?“漫说文章冠两汉,输她裙色石榴红”,揶揄得妙!吾未见好文如好色者也,可发一叹。

  无 题

  依水而居

  相逢网上面谋难,每爱文章涌壮澜。

  酒醒中宵无睡意,鼠标作马访长安。

  【评点】

  “无题”诗,自唐李商隐以来,一般即爱情诗。此诗是否沿用旧例,不得而知。从字面看,至少系寄赠网上文友者。古无互联网,故无此类内容。此即当代诗词,有当代生活,当代特色者也。

  “中宵”者,半夜也。“网虫”夜间尤活跃,传神阿堵,在此二字。

  末句特有诗趣,趣在“鼠”字与“马”字。“鼠标”虽非“鼠”,却不妨作“鼠”看。以“鼠”为“马”,可得而不“趣”乎?“长安”即今西安。以其为汉唐故都,故诗词中亦可代指京城。诗人之网上文友,不在西安即在北京也。

  西藏杂感

  刘庆霖

  寒星渐被曙光埋,原上花迎晓露开。

  山口羊唇衔日起,藏袍赶出白云来。

  【评点】

  拜现代化发达交通之所赐,古人梦不能到之地,梦不能见之景,今人乃能到之,见之。然“到”之未必即能“道”之,“见”之未必即能“鉴”之。余赏此诗,盖嘉其能“道”之,能“鉴”之也。

  后二句尤佳。朝阳方从山口露面,身着藏袍之牧民便驱羊群自山口过来。须特别留意“山口”之“口”,“羊唇”之“唇”,与下文“衔”字之配合。尤须特别留意其所“衔”者为何物。山“口”羊“唇”,所“衔”者乃旭“日”,你道奇也不奇,妙也不妙?

  “藏袍赶出白云来”,“藏袍”代指牧民,“白云”喻指羊群,在符合古汉语特别是古诗词修辞规范之前提下,只七字便一笔勾出西藏山水中那一道亮丽风景,殊为难得!

  庚寅游江南

  独孤食肉兽

  春云布景最宜蓝,柳幕藏村燕子谙。

  谁揭金黄千万缎,长车一线剪江南。

  莫愁湖早春

  李秋霞

  天光淡淡水蓝蓝,划破晨曦舟二三。

  柳是莫愁针下线,细挑金缕绣江南。

  【评点】

  二诗皆写江南风景,又同用一韵,故合而评之。

  前者为广角镜头,后者为特写镜头。画幅有大小,而精警无高低。

  二者取譬,皆以女红,饶有日常生活气息。喻以裁剪者,得刀尺之风快;喻以刺绣者,得针缕之细密。要之,其生新奇妙则一。

  百岛湖

  冉长春

  绿树参差漏日斜,炊烟岛上有人家。

  蓝绸一匹扁舟熨,几处镶金是菊花。

  【评点】

  此诗后二句亦以女红为喻,与前二首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第三句“熨”字下得好。扁舟泛湖往来,恰似熨斗巡回于绸缎,可谓形神并肖。

  后二句如改二字,则愈佳。曰:蓝“裙”一“袭”扁舟熨,几处镶金是菊花。盖绸缎宽幅整齐划一,而衣裙形状不规则,更与湖面近似。且面料通常无庸镶金,衣裙方须锦上添花也。

标签:诗词;江南;诗人
责编:杨春源 王婉娟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