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多宽:坚守文化信仰 护卫书法灵魂
汪兆骞谈李多宽书法艺术
2021-01-21 15:13:00  来源:上葡京真钱电子  作者:汪兆骞  
1
听新闻

    

    世界上的所有艺术,各有其异卓,精深,博大气象。中国书法在其中独有异秉,它不仅包罗万象,百态众生,无远弗界,纤心秘境,自由莫羁,称得上自然宇宙外,又一艺术宇宙。

  书法,赋予了记录语言的符号汉字,以生命之道和民族魂魄,我谓之为中华民族高雅文化精神图谱。

  令人尴尬的是,很久以来,我们对书法艺术审美研究,一直滞后单薄。审美文化是现代艺术的高级形式,也是主要形式,它把超功利性和愉悦性原则渗透到艺术领域,扩大了审美的社会意义。

  可喜的是,言恭达,李多宽等书界有识之士,坚守文化信仰,护卫文化灵魂,有大精深之思,深谙修齐治平之旨,经世明道,道法同行,正努力从审美范畴探索并构建中国书法艺术的美学体系,给浮躁的书界,带来一股清正之气,也为中国审美文化研究提供了一种范式。

  书法者,不能无法,但终身束缚于成法之中,不见变化,纵使能见丘壑,然神木而无形,类朽木枯枝。而不为法度所缚,非轶法败度,旨在从法度转移变化。《金刚经》云“若菩萨有我相,人相,众生相,寿者相既非菩萨”。艺术家创造力的自由迸发,不可能完全接受理论概念的规制。当然,艺术的变化,应遵守艺术之法度,须知变化不专主放溢而言,盖能以法度为变化,不是一变化即为法度,就书法论之,虽其绳墨布置,奇正转折,自有专门师法。书之道,破牵拘,释放个性。

  多宽书法之师承,之变化,经年苦苦求索,俗岁愈高,愈近天籁。其曾宗法晋唐,师从六朝,作为艺术殿堂的朝圣者,却敢于“能入能出”。入者,师法也;出者,变化也。守一家之法,宗一门之教,固信服之笃,然有师而无我,有古而无今。恭达先生说:“多宽的书法,从‘二王’切入,更多吸收魏晋的气息,形成他清遒逸丽,醇古典雅,简静沉稳和铦利的书卷风格”。端是剀切道出继承与发展之辩证关系。

  书法就是艺术朝圣,是修行,是思接千载之事。像多宽这样有定力有创造性的书家,身上都附着几代艺术先贤的精神魂魄。从已逝的历史里,从亡魂的瑰宝中,体悟到中国美学之“道,气,和,象,自然,风骨,意境,神韵,格调和性灵”的奥义,在其艺术自觉与自求的驱动下,他的独创性空前释放,藩篱屡折,清规靡荡,个性成为书法本体,肇自然之性,成造化之功,无间已得道,象外更生意。其间有胸中块垒,躁动,有种种精神挣扎,而染乎哲韵,灼亮某种哲学旨喻。正是“凭谁妙笔,横扫素缣三百尺”?多宽也!“凡是由内在需要产生并源于灵魂的东西,是美的”(俄?康定斯基)。

  是的,每与多宽书法相对晤,其冲击力扑面而来,促不及防,我的震惊刹那间真是难以表达。倾刻,这些以意象为本体,以自由为方向,墨象与心象交融,令人无限遐想的感受,便慢慢升腾起来,耳边有多宽的声音:“我的作品就是我的肉体和灵魂”(梵?高)。

  在这个连灵魂都趋于同质化的时代,多宽富有个性,源于灵魂的书法艺术是非凡的。

  (作者系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《当代》杂志副主编,著名作家汪兆骞

标签:书法;艺术.李多宽
责编:管云林
Baidu